您的位置: 首頁 > 文化教育 > 详情

高校培養帶貨人才但試無妨

2020年05月18日 00:00:00  來源:香港法治网

【本報訊】如果說電商直播在2019年迎來了爆發式增長,那麼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的「宅經濟」則讓直播帶貨徹底火了,直播人才也變得更為「搶手」。而這,也催化了部分高校相關人才的培養。據瞭解,有的高職院校專門組建了電商直播學院,如揚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有的選擇成立電商直播相關導師工作室,如浙江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還有一些學校嘗試在某些專業增加電商直播課程。

針對有關高校培養帶貨人才的做法,有人提出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能不能批量複製「李佳琦」?正如一流的作家未必出自大學中文系一樣,前兩年受到熱議的「網紅學院」似乎也沒出幾個真正處於頭部的網紅,指望通過高校培養一批「李佳琦」,註定不可能。但是,並不能就此否定大學在這方面的努力,高校培養帶貨人才但試無妨。

誰也不能否認,直播帶貨已經進入了風口期。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的總規模達到4338億元。預計今年中國線上直播的用戶規模將達5.24億人,市場規模將突破9000億元。真正為公眾關注的,還是以李佳琦為代表的一個個頭部主播的出現,以及羅永浩等名人的加入。在疫情背景下,很多實體經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直播電商對實體經濟有著很大的推動作用。除此之外,直播帶貨在公益領域的表現也十分引人注目,對精准扶貧的貢獻度會進一步提升。可以說,這個行業的未來,十分值得期待。

幾乎所有新興行業的發展,都經歷著一個從自發到自覺的階段。而自覺的形成,尤其是行業人才的培養,往往是由高校承擔的。誠然,包括李佳琦在內,很多頭部帶貨主播,並不是什麼學校培養出來的,但這個行業的未來,要想取得更大的發展,顯然不能依靠「野路子」。要走向專業化、職業化,實現規範化、規模化,則離不開高校賦能。

需要看到,直播帶貨在一片風光的同時,這個行業也隱藏著無數的嘈點和痛點。消費者滿意程度最低的是宣傳環節,對於「主播是否就是經營者」的問題認知較為模糊,對主播誇大和虛假宣傳、有不能說明商品特性的鏈接在直播間售賣等問題回饋較多。細看有些帶貨主播,沒有素質、不講道德、無視誠信……可謂不絕於眼。短板不解決,行業能走多遠?

提到帶貨,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主播身上。一次直播帶貨的完成,不是一個人的功勞,是一個系統在發揮作用;一個帶貨主播的脫穎而出,背後往往有一個團隊在發揮作用。電商直播行業缺人才,不僅是缺帶貨主播和達人,而且缺少大量專業人才,包括策劃文案、主播運營、直播運營人才等。數據顯示,疫情下直播行業招聘需求同比逆勢上漲1.3倍,平均招聘薪酬9845/月。市場需求度,由此可見一斑。

高校培養「李佳琦」大可一試,至於說能否批量複製「李佳琦」並不重要,也不必刻意追求,甚至都不應該把專門培養「網紅」當成方向。直播帶貨行業的發展,離不開人才的支撐,或許職業化教育,不能培養出頂級頭部主播,但這個行業大量需要的基礎性人才,卻是可以培養的。(文/毛建國 漫畫/陳彬)

  • 相關新聞
  • 發表評論
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正在加载评论……

全国人大代表崔世平《关于优化
全国人大代表崔世平《关于优化【本报北京讯】本报记者王龙飞、赵松岩、陈楚发、王少静、冯国良、蔡锦秀两会报道记者刚刚获悉,全国人大代表...
关于全国人大代表施家伦“建构
关于全国人大代表施家伦“建构【本报北京讯】记者刚刚获悉,澳区全国人大代表施家伦向大会秘书处提交了《关于建构宪法与基本法教学系统化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