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名人访谈 > 详情

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周述华先生访谈录(一)

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周述华为何不加入书协的原因

2019年12月16日 10:13:33  來源:网易

【本报讯】(通讯员陈龙狮)20191121日至128日,我因为患“急性脑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5医院住院16天。住院期间,需谨遵医嘱 ,静养休息,我也不敢贸然写作。在身体日渐康复时,回想起日日都来看望我;按照医生的叮嘱,每天同我交谈的挚友。这次生病能够及时就医、入院治疗,也多亏了他的帮助。他就是周述华先生,他是原中央警卫局中南海保健处、资深药剂专家,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他的身上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当然也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在我住院治疗的过程中,他每日来与我交谈中也让我有幸了解了有关他的很多事情,在这里也说与你们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周述华先生访谈录三个故事。

他是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曾在2016年一年之内,完成了《书魂》和《周恩来书法艺术探微》(简称《探微》)两部书法论著的书稿,而且都采用的是“骈体文”,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无论是书法理论还是文学风采,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和广度。

2018年,他还在北京举办了《海棠情深-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书画展》,并到天津进行了巡展,其中所展出的62幅书法作品,除4幅是领导助展的作品外,其余58幅作品都是由他一人分别用楷书、隶书、行书、草书和榜书书写,诸体皆精,这在当今书法界也是罕见的,充分展示了他的书法艺术才华。

而且在这58幅作品中,有52幅是他用自己的诗文与老子和孔子的哲言来诠释周恩来的伟大功绩和崇高品德,这在全国以往历次纪念伟人的书画展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工作之余,记者详细的阅读了他的这两部论著,发现了他的很多书法理论具有独到的见解和崭新的释义。而且他的做人准则、尤其是书法家也是当今社会及其少有的清纯:他不加入社会上任何书法组织,是一个裸身书法家。

他的著作与书法,充分体现了他在书法、书法理论、国学、诗词歌赋以及哲学方面的深厚造诣。

因此,周老深深地打动了我,使我产生在入院期间,对他进行深入访谈的强烈愿望,以便进一步了解他的艺术人生。

下面就是我对他的独家访谈记录,愿与大家一起分享。

陈龙狮:周先生您好!我认真的拜读了您的《书魂》和《探微》二部论著,又参观了您的《海棠情深-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书画展》,使我对您在书法和书法理论以及国学、诗词歌赋、哲学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敬佩。您在两部著作中,把人与书法的文化内涵、书法与法书、得法与变法、仿家与方家的辩证关系,以及对周恩来书法艺术的渊源与风格特点,解析的既深刻又清晰,您不愧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首先我想问的是,像您这样书法与理论俱佳的人,为什么不是中国书协会员,也不参加其他书法组织?而要作一个裸身书法家?这在当今的社会超出了常人的理解。

周述华:我不是中国书协会员,有很多人不相信,也不理解,俗话说水有源,树有根,这要从根源上说起。1982年,我结识了书法大师王遐举先生。1985年,我临摹了一幅先生的书法作品-曹操诗“龟虽寿”,拿着去作为拜师的考卷,先生看后给她夫人看,夫人一看对先生说,这不是你写的吗?王老说你再看看落款。夫人一看落款,很惊讶的对我说:“你已经达到了乱真的地步了。”于是,王老欣然收我为学生。同时告诫我:不要只学我,要遍临古碑帖,广泛汲取古人的营养,最后才能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书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书法家。”我记住了恩师的这些话。

学书法的同时,我也非常喜欢何镜涵先生的写意楼阁山水画,他住在中南海西门的对面,我们离得很近,于是,1986年春,我写了一副楷书对联:“烟笼古寺无人到,树倚深堂有月来。”作拜师求学的考卷,拿着去见了何先生。先生一看,爽快的对我说:“你的楷书写的这么好,学画肯定没问题,字和人我都收下了,我收你这个学生。你既然学欧体,欧阳询的九成宫有一句话你记住了吗?叫做“人玩其华,我取其实。”你要以这句话为座右铭,远离时弊,踏踏实实学艺。也不要先学我,先从临摹芥子园画传开始,进而写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之后,再学楼阁山水,……”于是,我又有了绘画的老师。就在这一年秋天,我的书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录取,参加了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书画展。在那时,作品只要能够入选中国美术馆,就够了加入中国书协的条件了,我没有动心。

陈龙狮:您为什么没动心?

周述华:我的作品虽然入选了,但知道自己的水平离书法家还差的很远。1988年,我获得了全军书法篆刻大奖赛三等奖,又具备了入会的条件,我还没有动心。到了1992年,我又获得了全军二等奖,这时,我产生了入会的念头,于是,便和王遐举老师谈了我想入会的想法。老师听了之后,脸色一沉,说了一席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顿时使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从此彻底打消了入会的念头,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陈龙狮:老师说了什么话,改变了您的后半生?

周述华:王老是一个非常纯朴敦厚、宽容大量、为人随和的大书法大家,书法界都非常敬重他,有口皆碑。他的隶书与行草书自成一体,他的书法地位是全国一流的,书法价位也是一流的,书协成立时他就是理事。老师看我有入会的想法,严肃的对我说:按入会的条件,你早就够了,我可以作你的介绍人。但是,你以为入了会,就成了一个真正的书法家了吗?书协成立之前和古代的书法家,哪个是靠入会成家的?我既然收你为学生,就要对你终生负责。你有悟性、有前途,但不要图这个虚名。要“人玩其华,我取其实。”不要被名利左右,要踏踏实实的临摹古人,最后才能齐于古人,超越古人,形成自己的独特书风,书要至此,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老师的一席话,使我立刻想起了拜师何镜涵先生时他说的话,二位恩师不约而同,都让我要“人玩其华,我取其实。”远离名利,摈弃世俗。这一次,却如同一个惊雷,使我从梦中苏醒。我想入会,无非还是名利思想在作怪,不打消这种念头,就不会真正的塌下心来,也就很难学到真正的书法艺术。

陈龙狮:您的入会与学书法有冲突吗,难道不会促使您进步吗?

周述华:按理说没有冲突,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正是社会腐败之风飙升时期,书法界也不是净土一块,请客送礼、托人找关系入会,已经成了风。恩师正是看到了这种现象,才阻止我入会,以免随波入流,被名利左右,让虚名毁掉了我的艺术前程。第二天,我把恩师的教导学给何先生听,他一拍大腿说:“对吗!别去凑那个热闹,德不可伪立,名不可虚传。艺儿没到,出名越早,摔得越狠。……”二位恩师不约而同的教导,使我彻底的醒悟了,也彻底的断绝了入会的念头,从此踏踏实实的临摹古碑帖和芥子园画传。

经过这几十年的经历和体会,实践证明,不入会是对的,规避了世俗和名利对我的诱惑,抵住了浮躁社会和不良风气的侵蚀,丝毫没有被虚名所带来的垢弊缠身,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临摹研习之中,才有了今天的收获。如果没有二位恩师这样严格的要求和教导,也就没有我今天所取得的成绩,就不会有《书魂》和《探微》两部论著,也不会有《海棠情深》书画展。

陈龙狮:人离不开名与利,名利也是追求上进的一种动力,难道您对名利就没有一点欲望吗?

周述华:名利也具有两重性,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在正当的成就下所取得的名利,人皆期之,是件好事,不可厚非。但要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获得虚名,谋取黑利,对个人对他人,都不是好事。

陈龙狮:很多人都是凭借着关系上升的。您有这么好的关系,又够入会的条件,也不算乱用关系,为什么不利用?您的老师对您也太苛刻了吧!

周述华:我不利用这种关系,既是恩师的要求,也是我自身的须要。当时虽然够了入会的条件,但是不够一个真正书法家的标准。恩师并不是按会员的标准要求我,而是按真正书法家的标准要求我,他们对我的苛刻,是要把我培养成为一个他们心中的书法家,而不是名誉上的会员书法家,我也正因为理解了这一点,我才愉快的接受了、执行了。我的理解有三点:

第一,名不副实入会,会滋长、膨胀自己的虚荣心与名利思想,继而会使自己沾沾自喜,停滞不前,从而影响学艺的进步。

第二,名不副实入会,实际是在自欺欺人,对社会起到了欺骗和蒙蔽的作用,这就是虚假的起源。名誉与技艺不符,随着时日的延长,终将被人们识破,那时,便会招来背责、非议甚至辱骂之声,最终不但毁坏了自己的名誉,而且也有辱书协和师名。

第三,九十年代,正是腐败上升时期,已经侵蚀到各个领域,书法界也不例外。二位恩师看到了这些腐败现象,不让我随波逐流,远离时弊,实际是在爱护我保护我,以免使我步入歧途,毁误前程,我永远感谢二位恩师的良苦用心。

陈龙狮:您现在无论是书法,还是理论,都达到了入会的标准。为什么还不入会?也不参加其他书法组织?

周述华:我既然选择了不入会,就不会再入了。够不够书法家,我不靠任何书法组织的光环,完全是让作品本身去说话,这样才是真实的,没有半点的虚假成分。

陈龙狮:啊!您的境界确实不同一般。但是,您不是书协会员,您不觉得会被别人冷落吗?

周述华:如果感觉到冷落,那就还是名利思想在作怪,我没有这种感觉,我就是要让作品本身说话,不用任何书法组织的光环去粉饰。我曾经写过天津觉悟社成员之一刘孟扬的《戒贪铭》,最后一句是“富贵等浮云,虚荣能几日。人生数十年,所争在没世。”我的目标不是今生、现利,而是在我死后,我的作品不会被人们付之一炬,而是得到人们的喜爱和永久的珍藏,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陈龙狮:人生在世不出名,就会对利造成损失,难道您对利就一点也不在乎?

周述华:我在乎的是书法的艺术性,这是我今生追求的目标。人的名声再大,如果作品没有艺术性作支撑,也是虚名,就像肥皂泡一样,终将要破灭,要被人们抛弃。泰山经石峪法帖,虽然佚名千年,但至今仍然是学书人必临的重要范本,这就是它的艺术魅力在起作用。

陈龙狮:难道您就一点也不喜欢钱吗?

周述华:当然喜欢,我喜欢的是正当所得。钱币有两个面,我每次看到钱币时,一面看到的是“福”,一面看到的是“祸”,这就是事物的两重性。有了钱可以享受精神和物质上的福,但弄不好,也可以带来精神和身体上的祸。这样例子数不胜数。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假货太多,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假货的根源,就是人假了。人假了,由假人所产生的货就假了。

书协成立之前,古代书法家没有假的,都是经过大浪淘沙,自然形成的,未经过任何组织认可,反而却得到了世代的公认。

书协成立之后,正值腐败兴起之时,一些利欲熏心的冒牌的“书法家”,利用一切手段加入书协,从而使书法家队伍良莠不齐,鱼目混珠,丑书猖獗,使国粹艺术遭到了空前的践踏,国人背责辱骂之声不绝于耳。也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我的二位恩师看到了腐败的乱象,才阻止我入会,给我指出了一条明路,从而使我走上了正轨。这也是我甘愿裸身书法界的最重要原因。

陈龙狮:不入书协,您不觉得是一个损失吗?

周述华:我不这样认为。老子云:“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正确的欲望是好的,不须要控制,比如求知欲,欲望越强越好,能促使你进步。但是,对于不良的欲望必须要控制,比如物欲。做人,必须要控制好物欲。控制不好,就会跌入到物欲的深渊之中,党政官员的腐败就是如此。

陈龙狮:那您是怎么做到控制好物欲的?

周述华:我的人生是幸运的,1964年参军到中南海,正赶上学习毛主席著作高潮时期,受到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教育。19668月,我被评选为8341部队卫生人员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10月份,被调到中央警卫局保健药房工作,这是经过周总理批准、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亲自组建的、并由他和中办副主任、中央警卫局局长张耀祠长亲自做药房直接领导的保健药房(俗称小药房)。小药房任务为确保以毛主席为首的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用药畅通无阻,避免受到红卫兵的冲击。这一干就是40年,连续为后来的历届党政国家的领导人作医药保健。这项工作是绝密的技术性工作,不准对外透漏任何首长的病情与用药,这是一条铁的纪律。

1968年,我研制出了手工制作肠溶胶囊的技术,经过卫生部药检所检验,完全符合药典标准,并应用到了我们的实际工作之中,填补了当时国内没有生产肠溶胶囊的空白。于是,我写了文章,准备发表。在请示汪东兴主任之后,受到了他的严厉批评:“不准写文章,更不能发表,不准泄露小药房的任何工作机密,要做无名英雄,这是铁的纪律,必须严格遵守,这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名利上受到的锤炼,我经受住了。

陈龙狮:啊!小药房工作与党和国家命运相联系,有这么严重吗?

周述华:是的,最初我也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的理解了。比如,1972年初,毛主席参加完陈毅的追悼会后就感冒发烧,继而肺炎、肺心病,周总理立即组织医疗组进行救治。如果这一消息被美国知道,尼克松还来不来?对我国的政策会不会改变,等等一系列问题都会随之产生变化,因此,领导一再教导我们,要严守机密,这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

陈龙狮:啊!您这一讲我明白了。

周述华:1986年,我又研制出了护肤佳品《珍珠营养霜/乳》,其各项理化指标完全符合国家规定,应用效果也非常好,得到了服务对象的一致好评。我处的先后两位处长,方别在1986年和1994年,有过两次要对外开发生产的计划,以便为我处创收,最后都是由于工作的保密性,停止了开发计划,我都愉快的服从了组织的决定。我在中南海40年的医药保健工作,已经把我锤炼成了一个甘作无名英雄的工作者。这样的经历,为我在书法上不务虚名,不追逐利益,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所以,当我听到了恩师反对我入会的教导后,虽然出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却在我的承受之中,我接受了、执行了。这就是我不入书协和其他书法组织的思想基础和渊源。

陈龙狮:啊!听了您讲的工作经历,使我想起来了我的父母亲,解放前,他(她)们都是我党的地下优秀工作者,在周恩来等人领下的特科工作,发誓做“无名英雄”,也是不为名不为利,甘心情愿做奉献,严守党的机密,您与他们有相似之处。

周述华:不敢与二位先辈相比,他们工作环境是在战乱年代,时刻有着生命的危险,更不用说名和利了。我是在和平年代,条件十分优越,对于党员来说,遵守党的纪律是第一位的。而且,组织也没有埋没我、亏待我,中央保健委员会多次给我奖励并颁发荣誉证书,中央警卫局两次为我荣立三等功,使我享受着卫生技术4级(正军工资待遇)的生活待遇,这就足够了,再不知足,就是奢求了。对我来说,唯有不知足者,就是知识与艺术,永远学不完的知识与艺术。

陈龙狮:通过您的这一解释,使我完全理解了您为什么不加入书协和不参加其他书法组织,甘愿作一个裸身书法家。您的这种清纯,反而到使我更加肃然起敬,应该学习。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这两天再谈谈其他有关内容,谢谢您。

周述华:谢谢您的到访和鼓励,咱们明天见。

附件: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周述华先生简介

周述华,别号太液药翁。1944年生,天津蓟县人。1964年参军到8341部队(中央警卫局)。从1966年起,从事为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后来历届领导人的医药保健工作,历时40年,是原中央警卫局保健处药房主任,主任药师,中南海资深药剂专家,中国药学会高级会员,总参卫生技术职称高评委委员。

工作之余,全身心投入到书画与国学之中,淡泊名利,规避世俗,为全国唯一的裸身书法家,书法理论家,著有书法哲学理论书藉《书魂》和《周恩来书法艺术探微》,均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2012年在天津举办了《艺海荡舟书画展》,2018年在北京举办了《海棠情深-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书画展》并到天津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进行了巡展。

作者志在以获取真知为精神极乐。书法从师王遐举先生,绘画从师何镜涵先生。书法崇尚经典,善用骨法,摒弃媚俗,经过五十余年的努力,其楷书、隶书、行书、行草书、榜书诸体皆精,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书风。其著作与书法作品,被多家馆所收藏。

【责编:陈东青】

  • 相關新聞
  • 發表評論
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正在加载评论……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发行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发行【本报讯】8月18日,记者在发布会上观看“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18日在故宫博...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超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超【本报讯】人民网布鲁塞尔8月4日电(记者张朋辉)8月4日,世卫组织发布第197号新冠肺炎疫情报告。世卫组织在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