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普法园地 > 详情

规管网约车将出台 大公民调明日公布

2024年06月04日 11:21:00  來源:大公文汇报

(大公报记者 盛德文、苑向芹、苏荣<> 调查组、苑向芹<>调查组、苑向芹、张凯文<视频>)行政长官李家超早前表示,政府最快七月将公布网约车初步调研结果。《大公报》早于半个月前推出对的士与网约车点睇的问卷调查,facebook上反响热烈。记者日前访问多名的士司机和网约车司机,各自表达了对两者之争的辛酸和期望。

规管网约车框架有望年内出台,细节仍在研究。《大公报》特别推出“出租车出路”系列报道,探讨如何让的士与网约车良性竞争,提升香港好客之都形象,达到各方共赢。

的哥林生:必须规管

上月发生多宗的士司机自发“放蛇”捉网约白牌车事件,的士业与网约车近来的纷争引起社会关注。特区政府拟引入的士车队制度,并推出网约车规管框架,期望加强竞争提升服务水平,令乘客享受到优质乘车体验。

大公报记者日前访问了多名的士司机和网约车司机对网约车规管看法。有的士司机认为,政府开放网约车平台是大势所趋,但必须要规管好;有网约车司机认为,希望可以开放市场,“做生意也方便些。”

的士和网约车的竞争,会否两败俱伤?的士司机黄先生对大公报记者表示,并不担心增加网约车平台,其实与网约车竞争早已存在,只是合法与不合法问题,“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果网约车好做,到时就会转做网约车”。他强调暂时是见步行步,“未来自动驾驶盛行后,我们(指的士和网约车)全都要失业,连司机都无得做了,你话有咩好谂?”

另一名的士司机李先生则表示: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两者其实一直都是各有各做,大家的客路都不同,搭的士毋须等,赶时间的客人会搭的士,因为随便截到较方便。而网约车可能就要等下,较适合不太赶的客人,“对网约车平台无所谓反对或不反对,反正是各适其适,各有各做,只要客人喜欢就好,总之,大家搵到食就无所谓”。

提升服务质素 谁不拍烂手掌?

至上周六,一名姓林的士司机则向记者大吐苦水,自多了网约台后,生意少了近3成,为了增加生意,去年中开始加入网约车平台做网约的士,每日几乎做足12个小时,食无定时,在竞争白热化下,都要与时俱进,只好变通,加上网约平台。在街上客多时,就专注做街客,到街客少后,就挂旗上网约车平台,争取多接几头客增加收入。他认为,政府增加网约车平台是大势所趋,只要规管好,立好法,对客人有安全保障,反而更有利促进香港作为旅游城市的形象,“无论是本地市民或外来游客,不但有选择,而车容干净,司机有礼貌,又可以杜绝拒载、劏客等行为,对整个行业生态都有大改善,试问谁个会不拍烂手掌?”

的士常被指会在特定时间更是拒载,记者对此感同身受。周日下午四点至五点时段,记者在油尖旺区打的士十分困难,好不容易拦到的士,都被司机以“交更,不过海”为由,拒载到港岛。而这时打开网约车平台预约,便可以解决问题,可见的士的服务水平确有很大改善空间。

Uber司机:必须开放

Uber司机陈先生认为,乘坐Uber的客人都是因司机有好的服务态度。

大公报记者上周六通过Uber平台预约网约车,从旺角上海街去港岛。接单司机Frenky说,近日的士司机“放蛇”捉白牌车司机,双方斗争白热化,不少网约车不敢接生意。

白牌车为何会有市场?Frenky不假思索地回答,一来两种车价格出入不大,二来香港的士服务素质有待提高。“的士每天都会在下午四、五点交更,很多的士司机呢个时间都会拒载。”乘客只好忍气吞声。

的士车和网约车价格差不多。大公报记者从上海街去港岛,大约14km车程,网约车计费约178元,同样路程在路边拦的士则为176元。Frenky介绍,不少网约车平台引入监管机制,如平台司机取消的单数过多,会导致司机评分较低,影响司机做生意。

搵食艰难 平台抽佣高

作为网约车司机,Frenky直言这份工不轻松。他前几年因疫情失业而转行做网约车全职司机,平均一天能接十单左右,能挣1000元左右。而Uber平台则会抽佣27%,“呢个数字好高。”

他续指,做全职Uber司机时,按五天工作制算,一个月收入能有三万多港元,扣除车的保养费、维修费等费用,一个月净得两万多。Frenky所在的这个Uber平台,规定司机每天需开工612小时。现在他找到新工作,Uber这边就转为兼职。

“唉,来紧话网约车合法,都系讲紧网约平台的的士,唔关我哋私家车事。”他亦了解到近年来滴滴、曹操、高德等内地网约车平台亦进军香港。他表示,这些平台也是抢的士来接客,而非私家车。“看看私家车可否合法化啦,希望香港开放些,搵食艰难,让我们做生意方便些。”

另一名不愿上镜的Uber司机陈先生支持增加网约车平台及的士车队,不担心会对Uber有太大影响,他认为的士与网约车都是各有各做,乘坐Uber的客人都希望司机有好的服务态度,市民喜欢网约车,“都是喜欢我们的服务和礼貌,的士有好多地方都不会去,例如太远的地方,就不愿去,怎callcall不来,但我们Uber就会有车来服务”。他表示,因为不拣客,又有扣分制度,在礼貌和服务上自然比的士要优胜。

责编:陈楚发

  • 相關新聞
  • 發表評論
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正在加载评论……

(多图)行政长官互动交流答问
(多图)行政长官互动交流答问李家超表示,这是他今年第二次进行立法会行政长官互动交流答问会。(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王俊杰摄) 【本报...
中国光彩-上合经贸事业部 “严
中国光彩-上合经贸事业部 “严严正声明 经近日,我事业部,收到内蒙、江苏、河南等多地政府反馈:有人假冒事业部及运营主体公司--光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