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時政評論 > 详情

时事评论:大学教授出口成脏,该有人来管了,比如……

2020年08月26日 14:09:15  來源:香港法治网

司马南频道,我是中国公民,北京市民,北京市东城区居民司马南。今天跟大家讲一个人,这个人是中央电视台包 装的一个大学者,是中央民族大学的一个博士生导师,著名美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他叫赵士林。我跟他吃过饭,他的一个朋友是我的朋友,他的导师从国外回来了。于是,在一个饭局上我与此公见了一面。后来有一个上海的,说话就是上海的普通话,讲得非常好的那个,喜欢讲三字经,讲古代文献的那个,经常在百家讲坛里面露面的某位先生的一个新书的发布会上,我又遭遇了这位大学者。我印象还不错,很儒雅,年纪比我们大。在江湖上,如果大家初次见面都要拱手、致意,尊人卑己。封建社会的道德,大家不管真的假的,反正是得客气一点。后来我才发现,妈呀!哎呦喂,这赵博导他怎么这样呀?

有几张图你可以看一看,看看赵博导在网上是怎么跟人讨论问题的。本来在中央电视台他跟叫刘芳菲的,中央电视台高高的个子长得很漂亮的姑娘,两个人在一起谈中国传统文化,讲中国历史,讲仁义礼智信,讲人无信不立,讲孔夫子的某些观点,头头是道。尽管带东北的乡音,但是透着一股学问,可谁想到这人怎么有这么大的分裂,这么大的差距,你看看这些微博的内容,你要是能看下去,我佩服你。但是我不能把它说出来,他讲的那些话,他骂人那些话,那些生殖器满街乱飞,那种的农村妇女队长旁边的妇女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我们这位赵教授都照样把它说出来。你说这到底是学问大了以后,他研究的领域就跨界了呢?还是因为从小受过某种影响?还是这个人讲不清道理之后,他就会气急败坏?还是这些年某些公知被惯出来一些毛病?

前不久,我们说过一个女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的,全国政协的委员,国务院的参事。这姐姐70岁,看模样都是场面人,见过世面的,高大上的。我们胡同老百姓见了之后必须得这样,或者双手合十,或者低头而拱手才能见到大人物。谁能想到骂起人来,那也是生殖器满天乱飞,千字文里面居然有19个长得像13的英文字母B满处炫。这毛病是不是惯的?怎么会有人有这种毛病?这种毛病如果仅仅是他骂人的尺度比较大,脏话开路,不骂人不说话倒也罢了。这种人往往还有一个特点,反体制,吃肉骂娘;反体制,撞墙沉船扮演开明。不光是这位赵士林先生,也包括有一些动不动就会被海外媒体采访的,天天骂开国领袖,特别集中骂毛泽东同志的所谓的百岁老人也是一样,躺在体制给他提供的部长级的床上,周围孝子贤孙伺候着,组织上派来的人照顾着,一天多少钱呐!

你这么伺候他,你这么照顾他,你这么待见他,他骂起毛主席来,骂起开国领袖来照样咬牙切齿,咬牙切齿也就罢了,您说您这么大年纪编出那么多难听的段子来。您说是老了老了解个闷儿啊?你还是人格分裂到了最后登峰造极?每天花国家那么多的钱咒骂开国领袖?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检讨一下,我们对这些所谓的博导,这些所谓的参事,对这些所谓的什么什么头面人物,是不是有点过于善良?前两天有个好消息,某党校的某教授,大家都叫她蔡蔡,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好啊,

开了一个好头,是得取消退休待遇。你不取消退休待遇,你像湖北大学那样,那个叫梁艳萍的骂中国人为支那”,为日本侵华做辩护,为南京大屠杀做辩护,一个研究日本美学的这么一个女博导居然能够堕落到这种地步。

湖北大学怎么处理的?理的非常简单,开除党籍,调离教学岗位,什么意思?就是说不用干活照发钱,这和某党校的处理不一样,某党校的处理我觉得应当作为一个示范,对不对?你像赵士林先生也退休了,人在加拿大,加拿大买了大house,天天写文章,毒汁四溅,脏话乱飞,生殖器满眼都是,然后恶毒的咒骂。骂谁?骂党,恨党,去国,中国的体制,反正一切都碍他的眼。这样的人你知道一个月拿多少钱吗?最少15,000

公费医疗各种补贴,我们为什么要养这样的人?对这样的人我们就没有一些什么办法来处理一下?这位赵先生、赵教授三个头衔响当当,第一叫中央电视台包装的大学者,第一次见面,就让我看中央电视台他的节目。一看水光溜滑,旁边这姑娘陪着他,下面很多人做乖乖状,就听他讲中国历史,讲知乎者也,讲仁义礼智信。第二人家是著名的博士生导师,真不知道他的博士怎么能够听他的课,这要听两年下来脑子不乱了?第三,李泽厚的大弟子。李泽厚是谁?哲学家。比较早的成名了, 李泽厚《美的历程》,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读过这本书。我有幸见过两次李泽厚,李泽厚人家倒没像他弟子,像赵士林一样,李泽厚始终保持一个君子风度,观点归观点,这人起码你得像个君子吧,像个老师吧,像个知识分子吧,你五官科和生殖科根本就不分,而且以此作为自己凶巴巴对付别人的手段,这叫什么?这叫江湖戾气,粗鄙之风。你建设精神文明怎么能要这种东西?

赵教授在2012年之前,甚至包括2012年的一段时间,以赵教授为代表的公知阵营当中的头面人物在网络上有呼风唤雨的能力,有设置议题的能力。但是后来2012年之后情况变了。2012年的之后,十八大开了,后来十九大开了,形势不同了。有人懂事,有人胆小,有人没决心玩命,有人害怕自己的利益保不住,有人求取落袋为安,有人暂避风头以求东山再起,纷纷扮演起了沉默者,沉默君。有人还往身上刷小粉红,有人国庆日还挥着小旗,这叫人格分裂。

但是也不排除像赵士林这种的,某党校的蔡蔡那种的,什么方方那种的,什么抗抗那种的。好。蹬鼻子上脸顶风上,越说越赛脸知道吧?隔壁王奶奶说,这叫张奔儿,这叫能不够,这叫逞能,这叫赛脸。

对这种人怎么办?对这种人只能帮助教育,特别是你像赵士林这种出口成脏,性格刚烈,乡音不改,他就忍不住,忍不住也有个过程,一段时间忍不住,但是也忍了。后来不忍了,人家去加拿大了,跟那蔡蔡人家移民美国的道理一样,移民美国、移民加拿大,或者是定居到加拿大,跑到境外之后就开始乱咬乱叫,这种情况怎么办?我相信有关方面是能够找出一些办法来的。

像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些内容,你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博导说的话,你看这些骂人的话,骂的有多难听。我觉得我是一个退休的半大老头,我的朋友说我是胡同串子,我在中国社会位置特别低,一个最普通的半大老头,这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你根本就说不出来话,你说不出来这个话你才是个普通人,你说出这话你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你就国务院参事,你就全国政协委员,这叫什么事呢?

小编在编的时候,我希望你把他们那些话一页一页的翻给大家看一看,大家看看到底有多脏,掩面而过,不掩面不得过。千万别误会,赵士林教授不是说跟谁都骂人,不是在哪都骂,人家也有不骂的,不光是不骂,还特别谄媚。比方说美国有个国务卿叫约翰克里的曾经访问中国,赵士林先生对约翰克里那种骨酥肉麻,克里东南亚三国之行第二站到了中国,很多高官见了他,然后中美又一次见面。这是2013,赵士林在他的博客当中就转载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讲美国国务卿在北京的食宿,我读一段,特别逗。说克里抵达北京之后,获安排入住进了市内的钓鱼台国宾馆顶楼的总统套房,但克里认为安排过于豪华,过于奢华了,坚持要到中关村去住求职者住的10元的店,房价一个晚上只有10块钱,这只是总统套的十万分之一呀。人家的国务卿如此接近平民,好多人听到这消息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还不算,这种让人耳目一新的工作作风还不算,人家干部好,作风不算。

第二天早晨10元店的老板本来准备了两套方案,请国务卿亲自用膳或者亲自为国务卿包饺子,谁想到克里国务卿谢绝了,说我要到一般住店客人吃饭的街边的包子铺里面去吃茶叶蛋,而且不坐凳子和随行人一样站到那,像中国人一样吃早点,谢绝了小摊工作人员的服务,自己拿着包子拿着豆浆在那慢慢吃。就在这个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在吃第二个包子的时候,他不小心把包子都掉到地上了,就在这个时候跑来一只野狗,这只狗飞快地跑到包子前面叼出来就走,说时迟那时快,克里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包子给抢了下来,包子掉到地上,克里迅速地把掉到地上的包子捡起来,放到自己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说当时可能还有口水,口水是不爱干净的求职者吐的。克里先生完全不介意,这种珍惜粮食的态度给中国人上了一堂非常震撼的教育,同样是人民公仆,同样是国家的高级干部,为什么中国的干部和克里有天壤之别呢?大家听这段您是不是听着有点晕呢?没错,这是一个钓鱼文章,这是讽刺那帮精美精日分子,讽刺那帮公知的。谁想到我们大名鼎鼎的哲学家、历史学家、博士生导师赵士林先生竟然信以为真,发到自己微博里,而且有人不就跟帖吗?说你上当了,那是骗人的。赵士林破口大骂,骂的那叫一个难听。赵士林这样的教授,我一直在想,你说像赵树林这种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培养出这样的奇葩来,这样的奇葩他又是怎么样能够培养出好学生来?

有一个叫乔木的中国的小公知,后来这个人有很大的特点,就是虽然有些公知倾向,但是他真的移民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美国社会跟原来自己想象的美国社会完全不一样,于是这个叫乔木的先生就写了一系列的美国日记,谁想到?

乔木之转变,把赵士林教授气得七窍生烟,于是赵士林教授就开始大骂这个乔木,这个节目时间不能太长,老有人说司马南你这老头太啰嗦,我今天说到这,接下来的时间你干嘛?搜一搜,看看乔木关于对赵士林的分析,搜一搜赵士林那种能让恶风臭三千里的赵士林的微博,看看博士生导师级别的公知究竟是怎么骂人的?司马南频道,今天就说到这,再见。

附件:本报时事评论员司马南简介

司马南爱国者,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美食家、书法家。

代表著作:《民主胡同40条》(政治哲学类);《神功内幕》、《太乙宫黑幕》(社会纪实类);《司马白话》(散文随笔类)。

1998年,受聘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续任北京交大、中国政法、西安交大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兼职教授。

曾获“中国首届十大青年新锐人物”、“全国首届反伪科学特别贡献奖”、“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改革开放30年杰出社会人物”提名。

1999年,美国《亚洲周刊》“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50”之一。

司马南既心性沉潜手不释卷,又个性张扬诙谐轻狂。他肆无忌惮跨界招摇,多年活跃在媒体上。

上世纪末因揭穿神功大师而声名大噪,系公认的“反伪斗士”。

新世纪变身“政治保守派”,著书立说捍卫中国政治制度,猛烈地抨击西方“普世价值”,引发强烈争议。

2020年起,成为《澳门法治报》时事评论员。

  • 相關新聞
  • 發表評論
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正在加载评论……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发行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发行【本报讯】8月18日,记者在发布会上观看“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 “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券”18日在故宫博...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超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确诊病例超【本报讯】人民网布鲁塞尔8月4日电(记者张朋辉)8月4日,世卫组织发布第197号新冠肺炎疫情报告。世卫组织在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