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時政評論 > 详情

「老鸽」要「推党陪葬」 民主党何必自寻死路?

2021年09月14日 09:38:32  來源:大公文汇网

/方靖之

民主党本月26日召开会员大会,决定是否派人参选新一届立法会。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日前表示,若会员大会通过不派人参选的决定,而有个别成员仍坚持参选,他会先劝相关成员退党;并透露,民主党正研究如何处理有关情况,包括是否开除有关成员党籍。同一时间,有传媒声称,民主党内正酝酿「第三条路」,容许成员以个人名义出战,民主党不给予支援,亦不会开除其党籍,但被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批评为「唔汤唔水」。

「弃选派」坚持全面敌对路线

看来,民主党在是否参选问题上依然在争持,虽然在激进派主导下,「弃选派」已经占据上风,但「参选派」并未有放弃,继续抛出各种方案包括容许成员以个人身份参选而不用退党,但此举却被罗建熙、袁海文等公开否决。这说明主导「弃选派」的「老鸽」,基本已经控制了民主党领导层,罗建熙虽然个人有参选野心,但亦不敢与一众「老鸽」大佬叫板,已经投向「弃选派」阵营,所以对「第三条路」一棒打死。

然而,民主党不是应该讲民主吗?既然连是否留任、是否「闹辞」都要交由民调决定,为什么容许成员以个人身份参选的建议,不拿回会员大会表决后再作决定?罗健熙凭什么一锤定音说如果民主党不参选,就不容许成员以个人身份参选,他有咨询过会员大会吗?说到底,罗健熙不过是傀儡主席,连区议员都不是,如果不是大佬们「钦点」,他有什么资格出任主席?他自然要听从大佬们指示,而现时「老鸽」只有一个立场:就是要「推党陪葬」,不惜一切将民主党推向与中央与特区政府全面敌对的路线。

为什么这些「老鸽」要「推党陪葬」?当中一类人是由于其极端思想使然,例如何俊仁、李永达等,一直对中央存有敌意,何俊仁更是「支联会」前副主席,这些人的反共立场令其坚拒接受新的选举制度,拒绝接受香港已经进入国安时代,仍然高举「反中抗共」一套,自然要将民主党推向对抗的路线。

另一类「老鸽」如胡志伟、尹兆坚、林卓廷等,不但同样立场偏颇,而且他们都已身陷囹圄,以他们以往的言行,以他们在「黑暴」期间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可能符合「爱国者」,也不可能「入闸」。他们知道将来已参选无望,自然没有动机去支持其他成员参选。相反,他们更普遍存在「逆反心理」,我不能参选,其他人都不可以,以此向特区政府还以颜色。

况且,他们还有一个自身利益考量。在失去议席之后,他们主要依靠「众筹」维生。据悉,不少「老鸽」的众筹收入十分可观。而愿意捐款给他们的大多是激进派支持者,这些人希望「老鸽」能够采取更强硬立场,这种情况亦反映在民主党之前的筹款上,主动捐款的都表示希望民主党强硬下去。这些人或者为数不多,但由于愿意捐款,成为民主党以及「老鸽」的主要收入来源,其影响力自然高于其他人。

「老鸽」要迫民主党「弃选」,出发点从来都是出于政治立场,出于自身利益,而不是着眼于民主党的发展与存亡。否则,他们在要求民主党弃选的同时,有没有提出民主党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们自己不选,更要求整个民主党不参选,而且按他们的说法,不只是这一次,而是之后的选举都不参选,请问民主党将来的出路何在?他们都没有回答,反正只要每个月的众筹到账,哪管民主党洪水滔天,这就是「老鸽」们的「德性」。

盲人骑瞎马 夜半临深池

乱港组织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容易被激进力量主导,谁大声、谁抢占了道德高地,就可以迫令其他人跟从,哪管走的是一条死路,它们都很难抗拒。在所谓「五区公投」时,民主党能够顶住压力,主要还是有司徒华压阵,有他明确反对,党内的温和力量才敢发声。到2014年非法「占中」及2019年「黑暴」,民主党内再没有「压舱石」,结果一开始就被激进派主导、捆绑。现在「黑暴」消亡了,但激进势力犹在,在各个乱港党派内继续兴风作浪。民主党现时正是被一班「激进老鸽」捆绑骑劫,再加上一个无能主席,令民主党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走上一条死路。

现在一个有趣的情况是,从来没有人迫民主党参选,但一班「老鸽」却不断迫民主党不要选,甚至不惜以严厉手段惩治要参选的成员。民主党坚持走上这样一条对抗中央、对抗新选举制度之路,不会对香港选举制度,对香港政局造成多大影响,只不过宣告民主党在政治上的「死亡」,而凶手就是一班「老鸽」。

资深评论员

  • 相關新聞
  • 發表評論
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

正在加载评论……

晚舟归湾,带给国人三大启示
晚舟归湾,带给国人三大启示1029天山重水复,晚舟终于平安归湾。 孟晚舟代表的不是她个人,而是特殊时期、特殊形势下被赋予特殊意涵的...
听!声声警钟鸣,回荡90年!
听!声声警钟鸣,回荡90年!不忘历史烽烟起 心中长鸣警钟声 90年前的今天 九一八事变爆发 90年不短 我们端起历史的望远镜 才能更...